主页 > 多多宝开奖资料网 >
汽车出口受益于人民币贬值受困于技术壁垒
发布日期:2019-08-10 22:14   来源:未知   阅读:

  受全球汽车市场疲软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汽车出口的增速有所放缓,但新能源汽车出口增长依然迅猛。今日,人民币兑美元跌破7元关口,汽车出口迎来利好。

  根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汽车出口额达到71亿美元,同比下滑2%,中国汽车出口56万台,同比增长4%。其中,新能源汽车出口11万台,同比增长167%。而2018年全年,中国汽车出口115万台,同比增长11%,全年出口额达到147亿美元,同比增长11%。

  “人民币破7,对汽车出口是一个利好因素,这会导致出口价格下降,使企业更具竞争力,日本、韩国等很多国家都采取贬值的措施来保护本国产品在海外的竞争力。”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民币贬值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汽车出口,今年汽车出口突破百万应该没有问题。

  而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看来,汽车出口对汇率不是特别敏感,商用车的价差与跨国公司相比非常明显,对于乘用车来说,自主品牌本身与跨国公司的产品也有价格差,所以汇率小幅变化不会对汽车出口有特别大的影响。

  长城汽车董秘徐辉在今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人民币贬值从一定程度上会促进出口业务。但是,对采购进口设备的成本会有提升。未来若出口比例有明显提升,汇率波动对公司的影响会加大。

  从今年上半年表现来看,汽车出口整体表现并不是很强。电动车、卡车市场表现较好,但传统燃油车出口表现不太乐观。“主要是对美国出口大幅减少,这主要表现在美系车企上,通用、福特都是把中国作为生产基地之一,其部分产品返销全球。美国发布的政策导致这些企业的出口出现一些受阻的情况,从而只能靠其他出口市场来弥补,但其他市场又不像美国市场那样规范。”崔东树对记者表示。

  原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会长董扬也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没有中国市场的支持,美国汽车企业‘三大’(通用、福特、克莱斯勒)就会沦为二流企业。”

  目前,外国车企在华产能开始反哺全球市场,所以在中国汽车出口中占据越来越高的比例。其中,上汽通用五菱是最早实现中国产供全球的合资车企之一,而福特已经关闭了美国的轿车生产线,其余福特轿车则转交以长安福特为主的海外工厂生产。除了美系车企外,沃尔沃汽车CEO汉肯·塞缪尔森也公开表示:“以S90开始在大庆工厂生产为开端,沃尔沃将把中国培育成全球的制造和出口中心。”而北京现代本土化2.0战略下的首款SUV产品新一代ix35也将出口南美国家,宝马则正在计划中国打造为电动汽车的出口中心。在东风汽车出口到海外的车型中,合资品牌车型返销占比达到38%。东风雷诺、东风标致雪铁龙旗下的产品在国内销售乏力,近几年加快转向了海外市场。

  虽然汽车出口额小幅下降,但商务部外贸司副处长高阳公开表示,自主品牌、商用车、新能源汽车出口增长较快,汽车出口调结构、转动力成效初显,目前,自主品牌出口占比进一步提升,商用车出口增长迅速。对部分新兴市场出口放量,我国汽车企业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大力开拓多元化市场,今年前5月,对马来西亚、白俄罗斯、阿尔及利亚出口量分别增长了5倍、3.4倍和6.4倍。

  在自主车企中,长城汽车、奇瑞、长安和江淮等较早展开海外布局。今年上半年,长城汽车出口量为3.0万辆,同比增长29.4%,占集团总销量比例为6%,而2018年这一占比数字约为4%。吉利汽车上半年完成累计出口量3.86万辆,同比大涨344.0%。长城和吉利近几年来开始加快在海外市场的布局,长城在今年在俄罗斯建立了海外工厂,吉利则连续并购海外车企。奇瑞则一直以来在海外出口方面位居第一。

  崔东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前中国汽车出口主要的市场是巴西、阿尔及利亚、阿联酋、俄罗斯和伊朗等。一名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汽车出口涉及的因素较为复杂,并不是好的产品就一定能出口。

  尽管上半年汽车出口增速放缓,但新能源汽车出口迎来爆发增长,同比增速达167%。

  “国内新能源汽车生产量在全球中占比达60%左右,在汽车出口产品结构中新能源占比会进一步提升,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具备一定的优势。”郎学红对记者表示。江淮、奇瑞新能源等已出口多个新兴市场,长城汽车甚至计划于2020年将旗下独立新能源汽车品牌“欧拉”登陆欧洲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能源汽车出口中,微型低速电动车占据了主要份额。“只有中国才能造出这样比较有竞争力的电动车产品,因为国外电动车产业链还不够强大。这种类型的电动车出口单价极低,仍有巨大提升空间。2017年从5月份开始的纯电动车出口,就达到月均万台以上,因此2019年纯电动车的出口虽然有一定压力,但也有重大机遇。”崔东树对记者表示,汽车出口在税收上有一定的支持,所以电动车出口利润表现还可以。

  高阳指出,新能源汽车国际竞争力不断提高,前5月出口量就同比增长了67.7%,平均单价8.4万美元,是传统汽车出口均价的6倍。特别是纯电动大巴在发达国家市场的认可度不断提升,对欧盟出口数量增长1倍,平均单价30万美元。

  在纯电动大巴领域,比亚迪是主要拓展海外市场的厂商之一。比亚迪汽车在摩洛哥北部城市丹吉尔设立了工厂,生产电池、大型电动汽车和单轨电动列车。值得注意的是,摩洛哥与美洲、欧洲等60多个国家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在摩洛哥生产可以免税出口到这些国家,而比亚迪此举也被视为进一步增强在欧洲市场的竞争力的重要举措。

  不过,国内厂商出海仍面临很多风险。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认为,从市场准入来看,美国、欧洲和亚非拉等市场各不相同。美国市场准入壁垒较低,但法律风险非常高;欧洲准入壁垒非常高,但是一旦进入,后续风险较小;亚非拉市场潜规则多,存在诸多不可控因素。

  此外,由于各大国家对于进出口的产品均会有一定的安全要求,新能源汽车“出口认证”仍是一大挑战。目前,电动汽车电磁兼容(EMC)问题已逐渐成为关注的焦点。2014年时,欧洲就在汽车技术法规中新增了大量关于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充电部分的EMC规定。与欧洲相比,国内电动汽车EMC测试相关标准较为滞后,如果制定符合欧标市场要求的产品,就会增加车辆研发和市场运营成本。但欧洲标准已成为各个国家制定相关法规的参考标准,这意味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出口可能会遭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技术性贸易限制。举个例子来讲,此前中国和澳大利亚就曾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汽车产品直接降税,但所有进口澳大利亚的车辆相关技术法规都参考欧洲经济委员会的相关法规,这使得中国整车出口不得不面临技术标准上的壁垒。